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八年《歌手》画上句号 市场竞争越发激烈

“2021年《歌手》,我宣布不做了。”9月22日,随着综艺节目导演洪涛的一锤定音,《歌手》系列节目正式宣告终结。从2013年的首次亮相,到更名后的《歌手》,八年间诞生了8位“歌王”,演绎了888首歌曲,这一老牌音乐综艺被看作是近十年来华语乐坛的一抹亮色。

随着各式音乐类综艺崭露头角,市场竞争越发激烈,尽管《歌手》系列节目也在不断进行新的尝试,但也不可避免地面临热度下滑的处境。在业内人士看来,此时《歌手》系列节目选择终结,或许也不失为一个好的结局。

北京商报

热度降温收视率下滑

“以后的冬天,不再有《歌手》。以后的每天,都会有音乐。不是所有跋涉,都要有目的地。因为歌唱过了,所以能更大声地活着。”同一天,《歌手》官方微博以图文的形式宣布完结,至此,《歌手》系列节目正式跟观众告别,而今年上半年播出的《歌手·当打之年》也成为该系列节目的最终季。

《歌手》系列节目完结的消息迅速引起各方关注,据微博话题#歌手不做了#显示,截至9月22日16时,该话题的阅读量已超4亿次,讨论量则达到5.6万。

据洪涛透露,八年来,在《歌手》的舞台上,总共表演了888首歌曲。2017年,已走过四季的《我是歌手》进行了整体更新,并将名称变更为后来的《歌手》,邀请嘉宾也从此前大多为国内及亚洲的歌手,延展至欧美等地区的歌手相继参与竞演,直至今年上半年最后一季《歌手·当打之年》上线播出。

对于《歌手》系列节目选择在此时终结的原因,当下众说纷纭,北京商报记者联系节目方,但截至发稿对方未予以回复。

无论原因如何,但不可否认的是,在这八年时间里,这档老牌节目的热度日渐下滑。

回顾《歌手》系列节目的播出历程,2013年《我是歌手》第一季正式上线播出时,曾因国内首次出现由知名歌手或沉寂已久的实力唱将同台竞赛的模式,在一众音乐类综艺中脱颖而出,成为一档现象级节目。据央视索福瑞的数据显示,第一季节目总决赛时,该节目全国收视率达到2.38%,中心城市网收视率则为4.34%,创双网全国同时段第一。

据央视索福瑞的数据显示,在《我是歌手》第一季爆红后,2014年第二季每期节目的全国网收视率仍普遍保持在1.5%以上,并多次实现2%以上的收视率;但到了2016年第四季,全国网收视率便已下滑至1.5%以下,且部分单期节目收视率不足1%。

此后更名为《歌手》后,虽然该系列节目也由此实现不少热点话题,但收视率的带动效果并不尽如人意,未出现明显提升。到了2019年,甚至出现了每期节目全国网收视率均不足1%的情况。而今年播出的《歌手·当打之年》在观众居家时间增多的情况下,也只实现了单期节目全国网收视率最高1.46%的成绩。

创新乏力口碑不再

收视率走低的同时,《歌手》系列的口碑也出现了明显下滑。

豆瓣显示,相较于第一季节目曾实现的7.9分的高分,该系列节目后续口碑也在逐步下滑,而在《歌手·当打之年》中,豆瓣评分更是一度降至4.9分,其中四星及五星的评分占比仅约15%,一星及二星的评分占比则达到了49.8%。从观众反馈可以看出,老选手炒回锅饭、表演质量下降等均是引发评分下滑的主要原因。

实际上,近年来《歌手》系列节目也在尝试着更多创新。以《歌手·当打之年》为例,该季节目便瞄向新生代歌手,一方面给节目增加更多年轻血液,另一方面也借助新生代歌手的热度和流量提升节目的关注度。此外,该季的线上播出渠道也进一步拓宽,包括芒果TV、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这四大视频平台均进行了播出。

“从以上可以看出,同质化现象已成为影响节目市场反馈的关键因素。”电视评论人徐志认为,系列节目本身在内容层面便会容易出现相似,若持续缺乏创新、同一嘉宾多次出现,便容易让节目最终败在观众审美疲劳上,若后续无法提供更好的创新,此时选择终结也是一个较好的选择,可以将资源用在其他节目上。

需求在哪

尽管《歌手》系列节目正式落幕,但音乐题材仍是综艺市场的香饽饽,且洪涛此次也透露,2021年将会带来全新的音乐综艺节目。

乐评人王乐认为,一方面,相较于舞蹈等题材,音乐仍与观众有着更为密切且普遍的连结,受众范围也更为广泛,因此观众需要音乐类综艺节目;另一方面,音乐人及歌手也需要借助综艺节目的方式传播自己的作品,或提升自身的知名度与影响力,虽然综合娱乐类综艺或户外真人秀等节目也能引起热度,但却无法像音乐类综艺更能从音乐专业性的角度吸引观众的注意力。

现阶段,越来越多的音乐综艺纷纷在观众面前亮相,且正在向着更为垂直的领域延展,除了常规的新人选秀外,也出现了《乐队的夏天》《我们的乐队》等以乐队为主题的音乐综艺,同时也有《中国新说唱》等专门瞄向说唱类音乐的综艺,此外还有注重于原创音乐的《我是唱作人》等节目。

据Top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Q2视频平台综艺观察报告》显示,2020年二季度,选秀、生活观察、音乐类节目在网络综艺的比重较大,占比超过1/4,同时,音乐类作为综艺常青树,是流量稳定输出的类型之一,其中《我是唱作人》第二季在播期间微博话题阅读量超过125亿。

除此以外,据猫眼专业版显示,近一个月内,在综艺全网热度榜中,位居单日热度首位的大多是音乐类综艺,如《中国新说唱2020》、《明日之子》(第四季)等。其中,《中国新说唱2020》曾在猫眼全网热度榜中获得28次热度值日冠,《我是唱作人2》也获得了11次热度值日冠。

这也证明了音乐综艺市场有着较大延展空间,观众对于该类节目有着多元化的需求,需要从业者发现并深入挖掘音乐综艺的潜力。在电视节目创新引擎负责人看来,由于受到新媒体的冲击,再加上大量网生综艺的出现,均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季播节目的生命期,同时也会让节目方面临较大的压力,而这也会倒逼节目方进行创新,并借助话题、新媒体传播等吸引年轻观众。

热门资讯